我有毒啊(o˚̑̑̑̑̑ 3˚̑̑̑̑̑ o)

世界以痛吻我,却要我报之以歌

对这段文字超有感觉♡脑个洞

受伤
肉体的疼痛和精神的空虚,究竟是那一种更难以忍受呢?…

至尊的场合
“乌…乌尔贝特桑…这样感觉有点怪怪的…”乌尔贝特坐在宽大的沙发上伸出双臂以温柔的力度环抱着飞鼠“飞鼠桑,这次帮我刷魔法材料辛苦你了,就让我为飞鼠桑做一次靠枕靠着休息当答谢吧,不要拒绝我这小小的的心意”“乌尔贝特桑,不用这么客气啦…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我就稍微休息一下吧,你感觉累了的话要叫醒我哦”头顶上浮现出笑脸符号,死之统治者在灾难恶魔的怀中陷入沉睡。恶魔硫磺色的眼眸注视着怀中的骸骨,“飞鼠桑,对我太放松的话会让我克制不住哦?”摩挲着死之统治者洁白的骨手,大灾难恶魔轻轻的呢喃飘散在空气中

至尊的场合②
大家一起玩闹时笑的爽朗的飞鼠…思考游戏攻略时专注的飞鼠…温柔耐心对待所有公会成员的飞鼠…听到公会成员被人恶意pk时愤怒的飞鼠…因为有成员退出公会悲伤的飞鼠,想看到更多,想了解更深,想分享他的一切喜怒哀乐,想让他的心、他的的眼都只有自己,要如何才能达成所愿呢……佩罗罗奇诺不禁陷入沉思“佩罗罗奇诺桑?佩罗罗奇诺桑?”修长白皙的骨手在佩罗罗奇诺的眼前晃动,宝石的戒面反射出动人的光“啊,抱歉,我刚才走神了~飞鼠桑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如果是告白的话我愿意哦~?”不死者的头顶浮现无奈的表情“请不要开这种玩笑啦佩罗罗奇诺桑,那么我把刚才的事再说一遍,不要再走神了哦?”“是~是~~”将内心的的想法隐藏,翼人的头顶浮现出笑脸符号

孤独
大家的口中都重复着同一句话“下次一起玩吧,下次再见,下次…以后…”
那么,究竟要在何时、何处再见呢?
再等一会…可能会有公会成员上线…再等几个小时,晚上或许会有人回来看看……再等几天,放假了可能会有成员上线…
再等等,再等等…这是大家一起建造的纳萨力克…他们会来的…再等等就好…再等等…

毁灭
在曾是城市的废墟焦土上,在鲜血肆意流淌的大地,在堆满生物尸体的河流,在被染红的天空,在所有生物恐惧的眼神中“安兹.乌尔.恭充满荣耀!一切荣耀归于安兹.乌尔.恭!”疯狂的死之统治者大声的宣告着

无题
(孤独带来的痛苦摧毁了一切…只剩疯狂)
“……飞鼠桑?飞鼠桑?你还好吗??”“嗯?啊…抱歉,大概因为昨天没有睡好的缘故,居然在讨论的时候一不小心就睡着了,抱歉啊塔其桑”“不,这个没有关系,飞鼠桑你现在还好么?感觉你精神很差”塔其米有些担忧“飞鼠桑,太累的话就先下线好好睡觉吧,下次再一起商量攻略boss的事”即使看不到表情,从声音中也可以听到大灾难恶魔的关怀之意“是啊是啊,boss什么的无关紧要,飞鼠桑要是累坏了我会心疼的~”佩罗罗奇诺的头顶浮现坏笑的表情“笨蛋弟弟…有你这么说话的么…”坐在佩罗罗奇诺旁边的泡泡茶壶无力扶额,其他成员都七嘴八舌的关怀着他,让他赶紧下线休息,飞鼠笑着与同伴们打完招呼下线了,[做了个奇怪的梦…]算了,只是梦而已,要早点休息了,明天要早起工作,下班了再去上次的那个资料网站查查有没有新出的的这个boss的资料吧…飞鼠躺在床上思考着明天要做的事陷入梦乡




>>孤独,毁灭与无题有所关联
>>在关服的最后一刻飞鼠也没有等到人上线,独自一人穿越到了异世界,异型种的身体扭曲了飞鼠的思想,将他所有的黑暗面无限放大,不在是人类,而是成为了真正的不死者之王,最后疯狂的飞鼠毁灭了世界
>>游戏时代的飞鼠在梦中`看`到了他的未来的一些片段,然而他并没有太在意…
>>脑洞一大堆,文笔一点点😂哭,自己脑洞,不喜勿喷

【overlord】一个梦繁生的至尊脑洞ww,ooc别打我

乌尔贝特.亚连.欧德尔,表面像是位温和有礼的优雅贵族,实际的性格与表象完全不同。因自身的经历和性格缘故,对自己的恋人飞鼠除了抱有温柔的爱意外还夹杂某些扭曲崩坏的欲望…例如在飞鼠与别人有接触时,脑袋里经常会闪过毁灭任何让飞鼠的注意力从他身上分散的人事物,希望飞鼠从身体到灵魂每一个眼神每一个笑容都只能让自己独占。黑暗的念头或许只要一个小小导火索就会彻底爆发也说不定

飞鼠,温柔的青年一只,与恋人乌尔贝特同居中,对自家恋人不喜欢自己和别人有任何接触的孩子气独占欲行为很无奈,一次偶然捡了个身受重伤的名为塔其米的青年,收留他在家养伤,三人暂时生活在一起,飞鼠与充满正义感的塔其米十分谈得来,但乌尔贝特讨厌塔其米这个插足于他和飞鼠之间的讨厌家伙,飞鼠对此也只能尽力想办法改善这两只的关系,乐观点的飞鼠桑相信相处一段时间两人关系会变好,然而飞鼠对塔其米关系越好,积累在乌尔贝特心中的恶念就越发增多,飞鼠对此却一无所知,直到有一天飞鼠不经意间看到了乌尔贝特对塔其米充满真切杀意的眼神,飞鼠从这个眼神中看到了无尽的深渊,他决定离开一段时间思考他与乌尔贝特之间的种种,然而他的这个决定让乌尔贝特发狂,他无法接受飞鼠因为一个外人要离开他,他想要囚禁飞鼠让他不能离开,但塔其米在乌尔贝特动手之前察觉到危险,抱着飞鼠逃离………